澳门金沙娱乐

新闻热线:0833-2445385 广告热线:0833-2442059 QQ:360552222
“呵呵”顽童苏东坡
2019-12-02 09:15 来源:三江都市报

《中国顽童苏东坡》封面

  彭忠富 文/图

  大学士苏东坡曾作《蜜酒歌》,诗曰:“三日开瓮香满城,快泻银瓶不须拨。”由此可知,苏东坡不仅是诗文书画大家,还是个酿酒高手。其实除了酿酒,苏东坡还有许多爱好,譬如烹饪,东坡肉就是他发明的,至今我们还在享用。林语堂曾说,“苏东坡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,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,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,是散文作家,是新派的画家,是伟大的书法家,是酿酒的实验者,是工程师,是假道学的反对派,是瑜伽术的修炼者……”可是最后,林语堂感叹道,这些也许还不足以勾绘出苏东坡的全貌。

  苏东坡虽诗文名闻天下,仕途却历尽艰辛,屡遭迫害,但终不改其乐观的天性。他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天才的多面性、丰富感、变化感和幽默感。文史作家史钧认为,不管我们在苏东坡的身上贴上什么标签,我们都可以发现他身上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幽默有趣、旷达可爱,他就像永远无法长大的顽童。事实上,每当我们回望历史,如果能在众多面孔中找到一张温暖真实的脸,那最可能是苏轼,而不是快意恩仇的辛弃疾,也不是奔放不羁的贺知章。苏轼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活家,他教人做菜、制茶、用药、采花、写诗、作画、研墨、煮酒等,时不时地来点恶作剧,然后加上“呵呵”一笑,顿然形神俱备,一副活泼的顽童嘴脸跃然纸上。

  史钧最新出版的《中国顽童苏东坡》分为《少年不愿万户侯》等十八章,在正史、野史、宋人笔记及苏东坡最新研究成果的基础上,辅以苏轼诗词文章的解读,书写了苏东坡的顽童天性和跌宕多姿的一生。从眉山的自由野性到凤翔的书生治国,从西湖的天涯芳草到黄州的人间如梦,从东京春风得意到海南的孤云倦鸟。无论是显达还是落魄,苏东坡始终不忘诙谐、百无禁忌,不管是顺境还是逆境,都付以呵呵一笑。在呈现苏轼一生得失的同时,本书选取苏轼传世书画和同时期名人名画数十幅,呈现了宋代的文化艺术成就和精神风貌。

  苏轼平生极爱用“呵呵”,比如他在《与陈季常》信中说:“一枕无碍睡,辄亦得之耳,公无多奈我何,呵呵。”意思是只要一枕睡到天明,美词佳句很容易写出来,你也拿我没办法了。有人粗略统计过,这个词在苏轼文集中先后出现过四十多次,可见他对其何等偏爱。苏轼每次“呵呵”背后,都代表着与朋友之间的千言万语,有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默契。苏轼热衷于“呵呵”,正说明他是性情中人。苏轼了解自己的个性,他知道自己是个有趣的人,并以此为乐。譬如苏轼患了眼病,有人劝他忌辛辣油腻,尤其不能吃肉。苏轼说:“余欲听之,而口不可。”表明嘴巴不同意啊。短短几个字,就给我们勾勒出一个馋嘴的士人形象,让人忍俊不禁。

  作者坦言,其实苏轼是一个普通的文人、一个不得志的官员、一个焦虑的政客,也是一个天真的顽童。然而所有这一切,都无法掩盖他另外两个身份的光环——他是载入史册的唐宋八大家之一,还是一个文采斐然的诗词大家。他的文学成就足以滋养无数人的心灵,从而光照千古,流芳百世。

  《中国顽童苏东坡》:史钧/著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19年4月出版

(责任编辑:陈霞)